在桃園茶莊說起原四公子

在桃園茶莊說起原四公子

在桃園茶莊說起原四公子

桃園茶莊說起原四公子,紈褲米蟲之名無人不曉
他自幼生活在富貴窩里,整日尋芳問柳、喝酒玩樂
萬萬沒想到他這富貴閑人的日子也有到頭的一天──
他爹娘與皇帝聯手強塞了個黃毛小丫頭給他當老婆!
婚姻大事被別人擅自決定
按照紈褲子弟任性妄為的性子,鐵定要鬧翻天
但沒關系,他也不是個省油的燈
在她及笄前,絕對可以找出一百零一種方法退親
卻不料,這一次他可打錯如意算盤了
一見到小丫頭可憐巴巴的樣子,他就心軟得一塌胡涂
只能摸著鼻子自認倒楣,心甘情願認下這門親事……
唉!說來這世上沒有比他更悲慘可憐的新郎了
好心接管一個小可憐,就活該要守三年空房
看著水靈靈的小妻子卻不能動口,讓他郁卒得快內傷!
偏偏皇帝還來攪和,絲毫沒有棒打鴛鴦兩分散的愧疚
可憐他才新婚,就得為了辦皇差拋妻離家賣命去……

在外送茶莊籌錢結婚辦酒席

在外送茶莊籌錢結婚辦酒席

在外送茶莊籌錢結婚辦酒席

小絮聽明白了改成的話,沒有作聲了。是啊,如果回外送茶莊,她肯定要辦婚宴的。在家裏辦婚宴,按湖南的規矩,閨女出嫁要辦回門酒,要每家親戚都要發喜糖喜煙,發紅包,煙必須是最好的芙蓉王,二十五元一包,一條就是兩百多塊,幾十條總要的吧。喜糖自然也要最好的,裏麵好歹也要包德芙巧克力,那種一塊錢一個的。這些倒不是最重要,最破費的是紅包,她大學畢業,又一直是家裏的驕傲,如今結婚,每家親戚至少要包五百,二十家親戚,至少要一萬,除此之外,還有辦酒席的錢,現在在台北外送茶莊,一桌七八百的酒席才算勉強上檔次的,如果辦二十桌,這裏又是一萬多,如果沒有三四萬錢,這回家的喜宴別想辦得成功。施小絮語塞了,她也知道改成說得沒錯,到現在為止,她的年終獎五千,改成也是幾千塊的樣子,兩個人從浙江奔回長沙,不坐飛機坐火車臥鋪,單車票來回就要一千多塊錢。哪裏來的錢?結婚是要錢的啊。

對於桃園茶莊援交妹秦玲突然出現在我家

對於桃園茶莊援交妹秦玲突然出現在我家

對於桃園茶莊援交妹秦玲突然出現在我家

到單元樓下的時候,已經快晚上十點鍾了,台北外送茶莊花園小區裏基本沒什麽人。“是小威嗎?”我摁響單元樓門前的門鈴時,裏麵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是我。”我甕聲甕氣地回了一句。“我馬上給你開門。”那女聲停了沒多久,單元樓的門就‘啪’的一聲自動打開了。直到這個時候,我還沒把這女人和我高中時的女班長秦玲聯係在一起……如果知道是她,打死我也不上去了,這個暑假,就算沒別的地方可去,我寧可去露宿街頭也不呆在這裏。“是……你?”上樓之後,站在門邊的秦玲,看著我驚訝地張大了嘴巴。“你……到這裏來……做什麽?”我大腦有些瞬時短路,顯然是我還沒把她和我後媽這兩個詞聯係在一起。我過去上學的時候,對於桃園茶莊援交妹秦玲突然出現在我家中這件事情,一般都是很忌諱的……秦玲以前上學時出現在我家……應該是我姥姥家……一共有三次,一次是我沒按時交作業,一次是我和人打架,還有一次……不說了……丟人。“小威……原來是你啊?”秦玲的臉似乎一下子紅到了脖子根,不過她麵上倒是裝得挺鎮靜的。雖然我大腦有點短路,但我還是在幾秒鍾之後,迅速把我老爸嘴裏的那個‘小玲’和麵前的秦玲聯係在了一起……在某個瞬間,我有想死的衝動……“傻站著幹嘛?進來啊。”

柳雲曦的心上人是床上武功高強

柳雲曦的心上人是床上武功高強

柳雲曦的心上人是床上武功高強

柳雲曦的心上人是床上武功高強、擁有俠義情懷的鏢師莫言常。每每莫言常去桃園外送護鏢,回期到的時候,柳雲曦都會在商隊回城必經的路上等待心上人,而莫言常每回打外地回來,都會為柳雲曦帶來一朵象征優美純潔之意的石蒜花送她。

從此,柳雲曦的閨房多了石蒜花。每當莫言常從外地回來,花瓶里就會換上鮮花,而當他出城之後,她則開始細數凋零的花瓣,等他歸來。

不料,兩人感情漸深之際,一個財大氣粗、有權有勢的富商看上了貌美的柳雲曦,直接向柳家父母提親,並以錢財為誘惑,是以,柳雲曦被迫出嫁。

柳雲曦心知以莫言常的性子,很有可能為了保護她而得罪富商,甚至為此獲罪入獄,而這是她最不願意看到的情景。所以,出嫁前的那一夜,她狠狠傷了莫言常的心,只為了讓他相信她是愛慕虛榮的女子、是自願嫁富商為妾,然而當事情如她所願,他轉身離去時,她的心也死了,如同房里那朵即將枯萎的石蒜花。

有天在外約服務床上幹起了轟轟累累的活

有天在外約服務床上幹起了轟轟累累的活

有天在外約服務床上幹起了轟轟累累的活

后面半個月里我們保持著台中外約熱線聯系,慢慢的她在我心中有一個卡片式的人物

豐滿起來,我開始知道她的喜怒哀樂興趣愛好,了解她的內心情感。有天在外約服務床上

枕著手機聽著真真清脆如銀鈴的聲音,不知不覺的向她抱怨自己孤苦伶仃,真真

也歎氣說,寢室里六個姐妹也就剩下我一個沒男朋友了。我突然沖動的說:要不

你做我的女朋友吧。那邊聲音過來好久才傳過來:好啊!于是我就莫名其妙的意

外的交上了第一個女友。

回到外送茶莊后我试着和外約服務女生交往

回到外送茶莊后我试着和外約服務女生交往

回到外送茶莊后我试着和外約服務女生交往

扛着沉重的行李,慢慢的走在山道上,看着过路的一对对情侣说说笑笑的,好不开心。我时不时的盯着表嫂的背影猛看,台中外約美女那乌黑发亮的秀发为了方便已经挽成了马尾,在她的臀上扫来扫去。估计是警察的缘故,表姐的身材非常结实,臀部挺翘,要不纤细而有力。我在后面边看边想,这个尤物在床上的表现会是怎么样的呢?就我表哥那单薄的身材能降服住这头雌豹么,我更不恶意的想。看着看着,我眼前就浮现出那天的情景:一具鬼斧神工的躯体,在水流的冲刷下显得是那么的嫩滑细腻。柔软的腰部下面,有一对挺翘丰满的肉丘,中间一抹黑色那么的引人遐想。一对有力而修长的双腿,强劲而有力,更加凸显出主人身材的美好。这是我暑假期间,去找表哥玩的时候上厕所不小心看到的。这一幕对我这十八岁的男孩来说,是那么的有杀伤力,从表哥家回来后我的脑海中就不断的重复那一幕场景。回到外送茶莊后我试着和外約服務女生交往,而且还成功了一个,但我就是觉得缺少了点什么。等我再次看到表嫂的时候,我才发现女人的魅力是学校的小女生们所不可能具有的。为了创造能和表嫂在一起的机会,我趁这次国庆就提议出来游玩,为了怕别人坏我的好事,就只动员的表嫂和表哥出来,这还是为了避嫌,不然连表哥都不想叫上。

宅男的第一次居然送給外送茶

宅男的第一次居然送給外送茶

宅男的第一次居然送給外送茶

我比較宅。整天窩在家裡,又沒女朋友,最近身體需求就 去外送茶莊解決。A擼友上線。聽說今晚外送茶莊 有一個狂歡派對。水準 比較高當然入也是相對應。今晚小姐的顏值和身材是 特別火爆的。聽得我們躍躍欲試。血性方剛的年紀。光靠 擼。已經解決不了身體飢渴了。最近剛發工資銀子也比較 充足。也報個名去浪一下。趕緊起床。。 到了哪裡分給我的是個 清秀的女孩可能剛洗過澡,聞到她 身上清爽的沐浴露味道。渾身散發著丰韻少婦的氣息,我 離她不遠,感覺身上充滿了氣血。我跟她說話都不能直視 ,因為她的眼楮太迷人了。我擺弄著衣角,有些緊張的樣 子,心裡頭卻什麼都想過了,不過那僅僅只限於想像。目 前為止本人還是個處。交往了十年的女朋友也只是我的左 手。真正到了這個份上我還不敢。當我不知所措的時候她動拉起我的手說你給我量量三維 吧引導我用雙臂抱著她,然後測量腰圍,後來測胸圍的時 候,我挪到了她的身後,從後面伸出雙手摟著,當雙手接 觸的時候,她突然握住了我的手,然後放在了雙乳上。我 此刻還能再說什麼?我雙手扣住她的奶子,輕輕的揉了幾 下,她居然輕聲的哼了一聲,似乎很滿意的樣子,這下我 大膽了,一下子將她緊緊摟住揉了起來。她穿的也很少, 只一件小背心一條短裙,我這時下面脹的難受,就在她臀 部蹭了起來,她開始扭動腰肢配合我,我在她身後微微蹲 下,撩起她的短裙,掏出雞巴從後面伸了過去,她居然還 穿著內褲,我不顧一切的一把扯下它。阿啊的出了一聲 我嚇了一跳,但是沒有停頓就將陰睫從下面插了上去。此刻,我激動的要命,這麼多年來想像的事情居然實現了

外送茶莊娛樂方式變得多樣化

外送茶莊娛樂方式變得多樣化

外送茶莊娛樂方式變得多樣化

現在的外送茶莊娛樂方式變得多樣化,但是關於現代人的生理健康,很多人都容易忽視,尤其是現在是一個開放的年代,在我們的生活中夫妻或者是情侶分開的情況非常常見。而在全套外送服務方面其實就是解決了大家各個方面的需求。

有一天午休走進了辦公室,主任向我介紹了位新同事-艾妃。艾妃的年齡大概20幾歲,身高有一米六六,皮膚很白.很嫩.看著她就想向前去摸一下她那粉紅嬌嫩的臉龐。頭髮和服裝都很講究,是精心修飾過的,她屬於那種讓人看了很想幹的女人,見到他,你不由自主的要看她幾眼。

上樓的時候她走在我的前面,也許是我有意讓她走在前面。上樓梯時,我的眼睛完全被她豐滿圓潤的屁股吸引住了。 艾妃是典型的前凸後翹型女人,屁股較大,很圓,翹翹的,走起路來屁股有幾分顫動,十分誘人。當時這個渾圓豐滿的大屁股近在咫尺,隨著上樓梯在我眼前不停地晃動,我的心跳加速,嘴裏發幹,真想撫摸那觸手可及的兩個半圓的內球,女人的奇怪這麼美,這麼機起我的慾望,是我第一次感受到的。

台北外約女子笑了,笑得嬌妍美麗

台北外約女子笑了,笑得嬌妍美麗

台北外約女子笑了,笑得嬌妍美麗

所以台北外約女子笑了,笑得嬌妍美麗。

但援交妹的笑引來一陣抽氣聲,低低的耳語從四面八方傳來——

「這孩子被寵壞了。爸爸死了,竟連半滴眼淚都沒掉,還笑得出來?哼!親生的還不如領養的。」

高雄外約小姐是個任性驕縱的孩子,你沒看過她在辦公室跟董事長耍賴的樣子,要我是她父親,早就一巴掌甩過去。」

「幸好沐先生有領養三個小孩,不然景麗早晚會被這個不孝女弄垮。」

「她命硬,一出世就克死母親,現在又克死父親,誰在她身邊都要倒大楣。」

「堇韻哭得眼楮都腫了,哪像她還笑得這麼開心?真是沒血沒淚沒心肝……」

幫我叫外約服務進來

 

幫我叫外約服務進來

幫我叫外約服務進來

「不,爸對不起你。我能請你在教台中外約小姐認識愛情的過程里,別讓她吃太多苦頭嗎?」

明白這是身為父親的卑微要求,他無法不應允。「我知道了。」

沐劍清松了口氣,點頭。「去吧,去幫我叫外約服務進來。」

亦驊凝起眉目站起身,出門前,他再看父親一眼,發現父親的眼光里有深沉的疲憊,也有對他滿滿的希冀。

那是他們父子最後一次對視。

白色的衣服、白色的鞋子,亮亮把自己打扮成純潔的天使,送父親走最後一段路。

靈堂上,照片里的爸爸在笑,沒有半分病容,似乎像在對她說——乖亮亮,要記住哦,不管怎樣,都不要讓臉上的笑容失蹤。

看來那位台中外約潔兒妹妹,對我們家喬喬很有影響力

 

看來那位台中外約潔兒妹妹,對我們家喬喬很有影響力

看來那位台中外約潔兒妹妹,對我們家喬喬很有影響力

「對對對,我們家喬喬長大、當哥哥了。」杜堇韻還是忍不住又揉揉兒子的頭發。

「看來那位台中外約潔兒妹妹,對我們家喬喬很有影響力。」鐘亦驊一說完,杜堇韻贊同的回他一個笑意,然後他把禮物交給兒子。「好,我們的喬哥哥長大了,來,你的禮物。」

「謝謝爸爸。」喬喬打開看,盒子里面是一部小故電,樂得他連忙打開電源。

見兒子忙自己的去了,杜堇韻抬眉望向對面的男人。「這段時間……你還好嗎?」

「很好。」他笑著,溫柔的笑容一如過去。

真是奇怪,這麼好的男人在身邊,以前外約服務援交妹怎麼會視而不見?非要被傷得肝腸寸斷了,才曉得回頭尋找他嗎?

簡直就像是上天派來安撫台北外約小姐

 

簡直就像是上天派來安撫台北外約小姐

簡直就像是上天派來安撫台北外約小姐

雖然名為護衛,但龍夫人一直都把這幾個孩子看待得像自己親孩子一樣,尤其是杜鈴蘭,簡直就像是上天派來安撫台北外約小姐只有一個女兒的怨懟似的,而且這孩子比起自己的親生女兒還要細心、還要貼心、還要教她感到驕傲。

杜鈴蘭抬起臉,蒼白的唇角揚起一抹淺淺、幾乎飄渺的笑,「只是昨天晚上睡得不太好,夫人和小姐不用擔心。」

這明顯中氣不足的嗓音,教人怎麼可能放心得了?

龍湖一把拉過站著的杜鈴蘭坐到自己身旁的椅子上,一臉嚴肅地瞪著上門服務援交妹,「杜鈴蘭,你答應過我,有什麼事都會跟我講,不會對我撒謊的,你是不是想違背你的諾言?」

灑落在溫室里的三個台中外約女人身上

 

灑落在溫室里的三個台中外約女人身上

灑落在溫室里的三個台中外約女人身上

溫柔的日光,穿透過玻璃,灑落在溫室里的三個台中外約女人身上。

龍夫人手里拿著一把小剪,細心地為心愛的盆栽剪去多余的葉片,忙碌之余還不忘指點著像在搞破壞的女兒,如何才能讓盆栽生長得更健康。

龍湖苦著一張臉,瞪著手中的小剪,生性活潑的她,怎麼可能忍受得了這樣的靜態活動?才不過一下子,外約服務援交妹已經覺得悶得不得了,直想扔下小剪往外沖。

水眸骨碌碌地左看又右看,最後落在與平日看起來有些不一樣的童年玩伴身上,「鈴蘭?你不舒服嗎?臉怎麼這麼的蒼白?」

她的話,也引來龍夫人的關愛目光。

外約服務援交妹比學長還賢惠

外約服務援交妹比學長還賢惠

外約服務援交妹比學長還賢惠

台中外約小姐所知,學長以前是不吃便當的,可是自從那次他愛的告白以後,我們躲起來吃便當,他也跟著吃起了便當,而且,聽說這還是他親自做的!

天知道我連煎個荷包蛋都能煎糊了,別說那美味可口的飯菜了,又被比下去了……外約服務援交妹比學長還賢惠。

“我說你又來做什麽?”李恩哲厭惡地指著安佑祈吼道,唉……你吼了他還是照樣來,省點力氣吧。

我已經懶得去計較學長這個超級大電燈泡了,反正他做的便當也好好吃的!~

“學弟,你不歡迎我嗎?”安佑祈哀怨地訴說著李恩哲的無情,學長……我真的很想給你遞條手帕!這樣效果就更加完美了!

要是學長加入演藝圈,那可就發達了,就憑學長那演技,不用說也知道了,演什麽就像什麽。

“廢話,每到吃午飯時間,你就跟個幽靈似的出現,不管我們躲到哪吃,你就一定會出現!你是鬼嗎?”

我和李恩哲幾乎已經算是藏遍了帝鳳校園所有隱蔽的地方了,可是……還是難逃學長的魔掌。

高雄外約小姐將便當盒放在桌上

高雄外約小姐將便當盒放在桌上

高雄外約小姐將便當盒放在桌上

“對哦,快吃,便當給你放包裏了,別忘記拿了哦。”高雄外約小姐將便當盒放在桌上,還不忘在盒子上綁上一塊粉色的布,那布的顏色沒什麽問題,可是!上麵的花色,嘖嘖,竟然是無數紅色的愛心……惡!

老媽……你沒事把這個便當盒搞這麽花俏做什麽啊?人家會以為我是花癡的……

“曉得啦,你女兒又不是呆子,這點小事我還能忘記?”真是的,像我這麽聰明伶俐,天真活潑,集萬千優點於一身的無敵美少女,哪會忘記拿便當這麽小的事呢!

“就是反應慢了點。”新竹外約援交妹點點頭,涼涼地接道。

“噗……老娘,你怎麽打擊我啊!”差點吃下去的早餐都給噴出來了,抽了張紙巾擦幹淨嘴角,這才抗議道。

“我說的是事實,這麽笨以後可怎麽辦哦。”老媽那無奈的表情,讓我好一陣鬱悶,我到底是不是她親生的啊?

我親愛的外約服務小姐

我親愛的外約服務小姐

我親愛的外約服務小姐

“可是!你進高中後的成績!讓我怎麽拿的出去讓親戚朋友看!當別人問起你的成績的時候,你曉得你娘我是多麽的尷尬嗎?你要敢再不好好地給我念書,我就讓你徹底清楚了解你娘我的厲害!”老媽咬牙切齒地說完,將她的6寸高跟鞋踩得咯咯直響。

“吃早飯,吃早飯!食不言寢不語,吃完台中外約小姐上學去了,遲到了年底要被扣操行的!”一見老媽亮出她那6寸的高跟鞋來,我立刻轉移話題。

我可不想去嚐試老媽的高跟鞋,很痛的耶!

聽說當年我老爸老媽就是在那種情況下相遇的,我親愛的外約服務小姐踩著他的腳踏車,撞上看似柔弱的援交妹,結果……我老爸手摔得骨折,本來一個星期就會好的……被我老媽照顧的,足足兩個月才好。

就這樣,史上最惡心的夫妻就這樣誕生了!!

老爹大婚迎娶外約服務女郎

老爹大婚迎娶外約服務女郎

老爹大婚迎娶外約服務女郎

葉疏影打開門,錯愕的看著裴佳的手臂上至少提著十幾個袋子,不由驚了一番,立即接過一半的袋子讓開路讓她進來,“你怎麼回事啊?怎麼買這麼多東西,好重!”葉疏影提著手上的袋子放在茶幾上,直接打開來看,她倆好的像連嬰體一樣!

裴佳終於舒了口氣,渾身軟綿綿的癱坐在沙發上揉著自己酸酸的手臂,“還真累啊,簡直要了我半條命!”

葉疏影輕輕一笑,蟬翼般的睫毛在夕陽的打照下甚為夢幻,一眨一眨的如精靈般靈動,“佳佳,你,你買這麼多東西幹嘛?還有,怎麼買了這麼多衣服啊?打算桃園外約是穿嗎”

“過兩天我家老頭子結婚。娶了個外約服務女孩去了我就是要打扮的美美的去,哼,我就是也要告訴她,我不靠裴家照樣活的很好,甚至更有滋有味!”說到自己買這麼多東西的目的,乏力的 裴佳一下子精神氣十足,如打了雞血般咬牙切齒的說,眼眸異常的堅定,說完還生氣的抹了把自己的鼻下以示自己對老頭子的厭惡。

葉疏影無奈 的歎口氣,將茶幾上的東西收起來,笑說道:“我說佳佳,你爸現在不過四十來歲,俗話說男人四十一枝花,你還一口一口叫他老頭子,讓他聽到非氣的鼻子冒煙不 可!”有時候她真想不通,為何這丫頭這麼抵觸她父母離異,甚至不惜離家出走,而裴叔叔竟然也由著她胡來!嗬嗬,還真是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裴佳直接躺在沙發上,拿著抱枕塞在自己的背後,再拿著另一個用魔抓蹂|躪著,“嗬,一枝花,我看他就一花心大蘿卜,好了不說他了,一說就煩!”說著,小手狠狠地揉著手裏的抱枕,將它當做自己老爹的那張臉來蹂|躪!

叫你再婚!叫你不顧我的感受離婚,你娶就娶吧,還娶一個比你小十七八歲比自己隻大七八歲、破壞別人家庭的風|騷小三女人,靠,鬼才叫她後媽!裴佳一想到 自己老爸的婚事,就氣的渾身打哆嗦,那個女人半年前自己見過一麵,是老頭子在公司的下屬,一看就知道她是貪圖老頭子的錢,可惡,竟然還娶她,果然,男人都 是下半身思考的動物!

人妻專職服務短期偷情兼職你想要嗎

人妻專職服務短期偷情兼職你想要嗎

人妻專職服務短期偷情兼職你想要嗎

客厅里,淡淡的余晖洒在台中外約的地面上,折射出暖而细碎的光线,打在墙壁上倍显暖意,中央的沙发上,女子赤|裸着盈白的双足盘膝坐着,白净的休闲裤包裹着 她修长的双腿,上身一件白色小帽衫上绘着可爱的图案,扎着柔顺马尾的头仰在背后的沙发上,白净小巧的双手捧着一本最新的时尚杂志,大有一副居家女孩恬静柔 美的样子,听到门铃响,立即啪的一声将手中的杂志放在腿上,露出一张贴了面膜的脸,两只黑白分明的眼珠子看向门,双腿向前一伸,立即弯腰穿鞋!

“啪啪——啪啪——”门铃响了两声,便传来手掌拍门的响声,叶疏影一把拿下脸上的面膜,边走边冲门大吼:“别敲了,听到啦!!”

门外的人立即饶了这扇可怜的门,撤了掌,开始扯着脖子冲裡面喊:“疏影,你磨蹭什么呢?快给我开门,我手都要断了啦!休息一会还要還要去台南外約上門服務。磨蹭什麽”裴佳喘着粗气喊着,将手臂上装东西的带子往上移了下,额头渗出一层细细的密汗。

叶疏影打开门,错愕的看着裴佳的手臂上至少提着十几个袋子,不由惊了一番,立即接过一半的袋子让开路让她进来,“你怎么回事啊?怎么买这么多东西,好重!”叶疏影提着手上的袋子放在茶几上,直接打开来看,她俩好的像连婴体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