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外約上門服務巫梓翎援交妹決定放賴了!

台南外約上門服務巫梓翎援交妹决定放赖了!

台南外約上門服務巫梓翎援交妹决定放赖了!

台北外約援交妹看的明明白白,軒軒的五官與展傲熙驚人地相似,就連那倨傲的氣質都是相似度百分之九十九的!高雄外約女子不得不懷疑,他們真的是親生父子!可是,這也恰恰是她最恐懼的!

眼見著巫梓翎和軒軒的話題就要轉移到了長大娶媳婦上面,展傲熙猛然間回過味兒來,他是要認兒子的,可不是說要娶媳婦兒的事!差點讓她給轉移了視線!

“死女人,你別想岔開話題,趕緊和軒軒說,他是我兒子!”

“你有證據麼?”

台南外約上門服務巫梓翎援交妹決定放賴了!

 

每次见到那些外約服務女子的时候,心裏都在撲通撲通

每次见到那些外約服務女子的时候,心裏都在撲通撲通

每次见到那些外約服務女子的时候,心裏都在撲通撲通

展傲熙覺得自己連生氣的力氣都沒有了,這對台中外約女子究竟是有多奇葩啊,他總算是大開眼界了!

不過,她剛剛說他娶不到媳婦兒,這事兒,還真讓她蒙對了!

這麼多年來,展傲熙與所有的女人絕緣了!

每次見到那些外約服務女子的時候,心裏都在撲通撲通。夜深人靜的時候,還經常會在眼前出現一張清麗的面孔,那種蝕骨纏綿的滋味總是令他在夜裡驚醒。然後,就是鋪天蓋地的空虛,和寂寞。

想到這些,展傲熙把所有的不滿都歸咎在了巫梓翎身上,要不是因為這個死女人,自己怎麼會有這麼多反常的行為。

巫梓翎對於軒軒的驚人之語,倒是並沒有放在心上,孩子還小,對於媳婦兒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等到他大了,恐怕就會哭著喊著要娶媳​​婦兒了!現在先把眼前這關糊弄過去再說!

 

轻蔑地瞟了新竹外送茶援交妹一眼

轻蔑地瞟了新竹外送茶援交妹一眼

轻蔑地瞟了新竹外送茶援交妹一眼

她的心像是被無數隻手緊緊攥住,狠狠地揪在了一起,怕死了他們要對軒軒打什麼壞主意。

展傲熙輕蔑地瞟了新竹外送茶援交妹一眼,“收起你那些白痴的想法!我這麼對軒軒,自然是有原因的!但絕對不是你那蠢地要命的猜測!”

巫梓翎的心被提到了半空中,連吸氣都忘了,就等著展傲熙說出後面的話,像是等著被宣判的犯人一樣。

終於,展傲熙大發慈悲地緩緩開口了••••••

 

新竹外送茶援交妹刚刚遭遇性福

新竹外送茶援交妹刚刚遭遇性福

新竹外送茶援交妹刚刚遭遇性福

巫梓翎就差直接问左泽宇有没有侵犯轩轩了!毕竟,新竹外送茶援交妹刚刚遭遇的就是这样惨无人道的惩罚。

一想到这种恐怖的可能性,巫梓翎觉得整个世界都变得灰暗了。

“噗!”一直坐在角落里看热闹的左泽宇,再也不淡定了,差点没吐出一口老血来,“我说巫小姐,你看我像是那种饥不择食的人么?”

巫梓翎白了他一眼,“人面兽心的东西向来都不少见,谁知道你是不是个衣冠禽兽!”

左泽宇摸摸鼻子又坐了回去,当自己什么都没听见,现在他相信当年就是这个女人引发他的苦难生涯的了,果然是够彪悍!

展傲熙应该生气的,更应该摆出一张阎王脸的,可是见到巫梓翎一句话就把浪荡不羁的左泽宇给击败了,他的心情,莫名地好,于是也愿意多解释一句了。

“我们没有任何人对轩轩不利,相反,他在展宅只会得到至高无上的待遇!”

巫梓翎警惕地将视线调向展傲熙,“你有什么目的?要对轩轩做什么?”

令新竹外送茶小姐巫梓翎臉色爆紅

社麼令新竹外送茶小姐巫梓翎脸色爆红

社麼令新竹外送茶小姐巫梓翎脸色爆红

巫梓翎被這一聲吼也給驚到了,回過頭來,疑惑地看著巫晟軒,“軒軒,他剛剛不是要打你麼?”

軒軒眨了眨眼睛,然後聳聳肩,“我也不知道啊!我和他不熟,誰知道他要做什麼!”

說完之後,不顧展傲熙瞬間變得鐵青的臉色,軒軒雙手環住巫梓翎的腰,抬高可愛的小臉,關心地問:“媽咪,你還好吧?那個壞人有沒有欺負你?”

一句話,令新竹外送茶小姐巫梓翎臉色爆紅,同時,委屈的眼淚就要掉下來了。

她用力仰頭,逼回即將滾落的淚珠,然後蹲下來與軒軒平視,擠出一抹勉強的笑容,“寶貝兒,媽咪沒事!他們沒把你怎麼樣吧?”

說著,巫梓翎就認真地檢查起軒軒的身體來。裸露在短袖衣褲外面的皮膚沒有見到什麼傷痕,她又掀開了衣服查看,直到確定他渾身上下一根汗毛都沒少,她的心才算是稍微放下了點兒。

“寶貝兒,你告訴媽咪,剛剛那個男的,帶你去幹什麼了?”

新竹外送茶美女巫梓翎到了

新竹外送茶美女巫梓翎到了

新竹外送茶美女巫梓翎到了

巫梓翎见到展傲熙的时候,他正在与巫晟轩对峙,可能是被气急了,他竟然举起了右手,作势要打轩轩。

恰巧此时,新竹外送茶美女巫梓翎到了,大喝一声冲了过来,一把打掉了展傲熙高高举起的巴掌。

“姓展的,你个死变态!暴力狂!不要脸!”

巫梓翎把能想到的所有词语都吼了出来,气势汹汹地狠瞪着展傲熙,摆出了一副要拼命的架势。

展傲熙先是一愣,有点不太明白巫梓翎为什么突然发疯,在仔细回想了刚刚自己的动作之后,明白了什么,但是恼怒也铺天盖地地袭来。

“巫梓翎,你这个死女人!我在你心中是那么龌龊的人么!”

吼完之后,展傲熙被自己给惊到了,他为什么要愤怒?为什么要在乎她的看法?他不是应该为了让巫梓翎担忧害怕而高兴么?!

欲望不争气地又坚挺了起来!

欲望不争气地又坚挺了起来!

欲望不争气地又坚挺了起来!

而且,她总觉得这是自己的第一次,就这样被夺走了,实在是太憋屈了!虽然她的儿子都已经六岁了,可是,她就是莫名地有这种感觉!

见到巫梓翎死鸭子嘴硬的样子,展傲熙更加地怒不可遏,刚刚才因为发泄而散去了一些的怒气,再度拢聚!

“哼!死不悔改,罪无可恕!”丢下这句话,展傲熙坐上了轮椅,扬长而去!

“狗屁的罪不可恕!新竹外送茶援交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去死吧你!”巫梓翎愤怒地抓起床上的枕头用力砸向展傲熙!

结果——正中他的后脑勺!

展傲熙搭在门把上的手猛地收紧,回过头来狠狠地瞪着她,嘴巴掀了好几掀,愣是没发出声来,气的他眉毛都拧成了麻花。

见到展傲熙如此凶神恶煞,巫梓翎害怕极了,没骨气地一头钻进了被窝,像只鸵鸟一样,管头不顾腚地,完全忽略了她雪白的下半身还高高地耸露在外面。

展傲熙被那片雪白的丰满还有幽暗的细缝给晃得心神荡漾,眼神一暗,欲望不争气地又坚挺了起来!

眼泪倔强地在眼圈里打着转!

眼泪倔强地在眼圈里打着转!

眼泪倔强地在眼圈里打着转!

巫梓翎的嗓子早已经哑了,也不知道是喊的还是叫的,现在只能够细碎无力地呻吟。

她的眼睛被泪水洗涤了一遍又一遍,红肿地像是核桃,可是却又莫名地清澈动人!

巫梓翎从最初的惊恐、抗拒,到后来无奈地被动承受,一直到放弃地忘记了自我,跟随着展傲熙的节奏不断地攀向层层高峰。

当终于从新竹外送茶女子懷裏回来,巫梓翎大口地喘息着,努力撩开眼皮,望向一脸寒霜居高临下的展傲熙,恨恨地问:“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为什么?”展傲熙邪肆地挑了下眉毛,眼神像是淬了毒的匕首一样剜着她,咬牙切齿地哼到:“你还好意思问我为什么!你怎么不检讨一下自己曾经对我做过什么!”

“我根本都不认识你,何谈对你做过什么呢!”巫梓翎咬着后槽牙吐出了这几个字!眼泪倔强地在眼圈里打着转!

巫梓翎觉得很委屈!被男人强迫着做那种事,即便对方是个帅的没有天理的男人,也依然不是一件感觉很好的事情!

掀起那洁白的长裙,云翻!雨覆!

掀起那洁白的长裙,云翻!雨覆!

掀起那洁白的长裙,云翻!雨覆!

巫梓翎这一连串“很傻很天真”的问题直接把展傲熙逼疯了,他脑海中的最后一丝理智彻底崩断!

他用力地将巫梓翎抛到了新竹外送茶美女大床之上,从轮椅上站起来,一步一步,走向她,就像是猎豹即将扑食毫无反击的猎物!

看着展傲熙缓慢地走向自己,缩在床角的巫梓翎出于好心地说了一句作死的话:“活雷锋先生,你腿脚不利索,能行么?”

一句话,彻底引爆了展傲熙内心的小宇宙,火山再次大爆发,将巫梓翎烧成了灰烬,连渣都没剩!

“妈的,行不行你不是早就知道了么?行不行我现在就告诉你!”

话音甫落,展傲熙揪过巫梓翎,轻易地将她压在了身下,掀起那洁白的长裙,云翻!雨覆!

整整两个小时!

展傲熙不顾巫梓翎的挣扎和反抗,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只是腿脚无力不能长时间行走,而已!第三条腿绝对勇猛无敌!行的很!

新竹外送茶女人给予了无限的同情

新竹外送茶女人给予了无限的同情

新竹外送茶女人给予了无限的同情

巫梓翎被紧紧地箍在展傲熙的铁臂之中,像是溺水的人儿一般,恐惧极了,奋力地挣扎着。

沿途遇见的佣人们全都识相地退避到角落里,不敢正眼看暴怒的少爷,同时心里对这个手刨脚蹬的新竹外送茶女人给予了无限的同情,还有好奇!

冷酷的少爷还是第一次带女人回来,他们当然很好奇!不过看这阵势,好像不是很愉快的样子?但愿她不会被少爷给生吞活剥了才好!

展傲熙听着巫梓翎的嚎叫,还有越来越离谱的词语,脑门上滑下无数道黑线,禁不住仰天长叹:“你这么白痴的女人当初到底是如何让我着了道的呢?“

听见这话的巫梓翎停止了挣扎,不解地眨巴着大眼睛,“活雷锋先生,你是在说我么?”

“去你的活雷锋!你这个死女人是不是有病!”展傲熙气急败坏地咆哮着,真想一把掐死她!

“咦,你怎么知道我有病?你是医生么?有药么?能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