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那位台中外約潔兒妹妹,對我們家喬喬很有影響力

 

看來那位台中外約潔兒妹妹,對我們家喬喬很有影響力

看來那位台中外約潔兒妹妹,對我們家喬喬很有影響力

「對對對,我們家喬喬長大、當哥哥了。」杜堇韻還是忍不住又揉揉兒子的頭發。

「看來那位台中外約潔兒妹妹,對我們家喬喬很有影響力。」鐘亦驊一說完,杜堇韻贊同的回他一個笑意,然後他把禮物交給兒子。「好,我們的喬哥哥長大了,來,你的禮物。」

「謝謝爸爸。」喬喬打開看,盒子里面是一部小故電,樂得他連忙打開電源。

見兒子忙自己的去了,杜堇韻抬眉望向對面的男人。「這段時間……你還好嗎?」

「很好。」他笑著,溫柔的笑容一如過去。

真是奇怪,這麼好的男人在身邊,以前外約服務援交妹怎麼會視而不見?非要被傷得肝腸寸斷了,才曉得回頭尋找他嗎?

簡直就像是上天派來安撫台北外約小姐

 

簡直就像是上天派來安撫台北外約小姐

簡直就像是上天派來安撫台北外約小姐

雖然名為護衛,但龍夫人一直都把這幾個孩子看待得像自己親孩子一樣,尤其是杜鈴蘭,簡直就像是上天派來安撫台北外約小姐只有一個女兒的怨懟似的,而且這孩子比起自己的親生女兒還要細心、還要貼心、還要教她感到驕傲。

杜鈴蘭抬起臉,蒼白的唇角揚起一抹淺淺、幾乎飄渺的笑,「只是昨天晚上睡得不太好,夫人和小姐不用擔心。」

這明顯中氣不足的嗓音,教人怎麼可能放心得了?

龍湖一把拉過站著的杜鈴蘭坐到自己身旁的椅子上,一臉嚴肅地瞪著上門服務援交妹,「杜鈴蘭,你答應過我,有什麼事都會跟我講,不會對我撒謊的,你是不是想違背你的諾言?」

灑落在溫室里的三個台中外約女人身上

 

灑落在溫室里的三個台中外約女人身上

灑落在溫室里的三個台中外約女人身上

溫柔的日光,穿透過玻璃,灑落在溫室里的三個台中外約女人身上。

龍夫人手里拿著一把小剪,細心地為心愛的盆栽剪去多余的葉片,忙碌之余還不忘指點著像在搞破壞的女兒,如何才能讓盆栽生長得更健康。

龍湖苦著一張臉,瞪著手中的小剪,生性活潑的她,怎麼可能忍受得了這樣的靜態活動?才不過一下子,外約服務援交妹已經覺得悶得不得了,直想扔下小剪往外沖。

水眸骨碌碌地左看又右看,最後落在與平日看起來有些不一樣的童年玩伴身上,「鈴蘭?你不舒服嗎?臉怎麼這麼的蒼白?」

她的話,也引來龍夫人的關愛目光。

外約服務援交妹比學長還賢惠

外約服務援交妹比學長還賢惠

外約服務援交妹比學長還賢惠

台中外約小姐所知,學長以前是不吃便當的,可是自從那次他愛的告白以後,我們躲起來吃便當,他也跟著吃起了便當,而且,聽說這還是他親自做的!

天知道我連煎個荷包蛋都能煎糊了,別說那美味可口的飯菜了,又被比下去了……外約服務援交妹比學長還賢惠。

“我說你又來做什麽?”李恩哲厭惡地指著安佑祈吼道,唉……你吼了他還是照樣來,省點力氣吧。

我已經懶得去計較學長這個超級大電燈泡了,反正他做的便當也好好吃的!~

“學弟,你不歡迎我嗎?”安佑祈哀怨地訴說著李恩哲的無情,學長……我真的很想給你遞條手帕!這樣效果就更加完美了!

要是學長加入演藝圈,那可就發達了,就憑學長那演技,不用說也知道了,演什麽就像什麽。

“廢話,每到吃午飯時間,你就跟個幽靈似的出現,不管我們躲到哪吃,你就一定會出現!你是鬼嗎?”

我和李恩哲幾乎已經算是藏遍了帝鳳校園所有隱蔽的地方了,可是……還是難逃學長的魔掌。

高雄外約小姐將便當盒放在桌上

高雄外約小姐將便當盒放在桌上

高雄外約小姐將便當盒放在桌上

“對哦,快吃,便當給你放包裏了,別忘記拿了哦。”高雄外約小姐將便當盒放在桌上,還不忘在盒子上綁上一塊粉色的布,那布的顏色沒什麽問題,可是!上麵的花色,嘖嘖,竟然是無數紅色的愛心……惡!

老媽……你沒事把這個便當盒搞這麽花俏做什麽啊?人家會以為我是花癡的……

“曉得啦,你女兒又不是呆子,這點小事我還能忘記?”真是的,像我這麽聰明伶俐,天真活潑,集萬千優點於一身的無敵美少女,哪會忘記拿便當這麽小的事呢!

“就是反應慢了點。”新竹外約援交妹點點頭,涼涼地接道。

“噗……老娘,你怎麽打擊我啊!”差點吃下去的早餐都給噴出來了,抽了張紙巾擦幹淨嘴角,這才抗議道。

“我說的是事實,這麽笨以後可怎麽辦哦。”老媽那無奈的表情,讓我好一陣鬱悶,我到底是不是她親生的啊?

我親愛的外約服務小姐

我親愛的外約服務小姐

我親愛的外約服務小姐

“可是!你進高中後的成績!讓我怎麽拿的出去讓親戚朋友看!當別人問起你的成績的時候,你曉得你娘我是多麽的尷尬嗎?你要敢再不好好地給我念書,我就讓你徹底清楚了解你娘我的厲害!”老媽咬牙切齒地說完,將她的6寸高跟鞋踩得咯咯直響。

“吃早飯,吃早飯!食不言寢不語,吃完台中外約小姐上學去了,遲到了年底要被扣操行的!”一見老媽亮出她那6寸的高跟鞋來,我立刻轉移話題。

我可不想去嚐試老媽的高跟鞋,很痛的耶!

聽說當年我老爸老媽就是在那種情況下相遇的,我親愛的外約服務小姐踩著他的腳踏車,撞上看似柔弱的援交妹,結果……我老爸手摔得骨折,本來一個星期就會好的……被我老媽照顧的,足足兩個月才好。

就這樣,史上最惡心的夫妻就這樣誕生了!!

他愛自己、自己卻愛上別的新竹外約援交妹

他愛自己、自己卻愛上別的新竹外約援交妹

他愛自己、自己卻愛上別的新竹外約援交妹

真可惜啊,人生總是在錯過與悔恨間來回交替。

她錯過了,錯過他愛台北外約女子的那份心情,回頭時已遍尋不著他眼底的愛情。

「有亮亮的下落了嗎?」她問。

鐘亦驊原本溫柔的目光瞬間黯然,他輕搖頭,卻搖不掉滿心惆悵。

「我以為你最聰明,沒想到你還是犯了所有人都會犯的毛病。」就和高雄外約援交妹一樣。

那年的三角習題,是亮亮愛他、他愛自己、自己卻愛上別的男人,待被傷透了心,她才曉得該珍惜他的感情,而他也一樣在失去亮亮以後,才明白兩人之間早就存入愛情。

是他們都不夠聰明,還是他們的性格,都容易與愛情失之交臂?

那家伙正在酒吧和桃園外約女人調情

那家伙正在酒吧和桃園外約女人調情

那家伙正在酒吧和桃園外約女人調情

他以為她負氣地回villa去了,他回去找她,她卻不在,苦等到晚上她仍沒有回來,最要命的是他把她的手機扔進河里,根本聯絡不到她。

他理所當然地想,她的前男友就在高雄外約,她可能重回前男友的懷抱,他直接打電話到航空公司問那家伙人在哪里。他找到人時,那家伙正在酒吧和我、桃園外約女人調情,根本不見茱兒人影。

他頓時心急萬分,透過各種關系和管道想找到她,但無論他怎麼努力就是沒有她的下落。

才新婚不過一天,她就失去了蹤影,到如今仍是下落不明。

三年來他自責、痛苦、沮喪,發誓無論如何要找到她,他會學著信任,不猜忌,並且尊重她。

除了她,此生他不會再有別的女人,他一定得找回她。

讓你的台中外約援交妹親一下

讓你的台中外約援交妹親一下

讓你的台中外約援交妹親一下

「沒听說過你會暈機啊!讓你的台中外約援交妹親一下就會好點了。」她親密地要親吻他,他卻別開了臉。

「別煩我。」他負氣地拒絕了她。

她用受傷的眼神瞥著他,他當作沒看見。

到了台北外約,就在他們共乘小船游市集時,她的手機響了,他誤以為是那個前男友打電話給她,火爆地奪下她的手機扔到河里,沒好氣地對她吼道︰「叫那個機長離你遠一點,你得記住你現在是人妻。」

她一臉怔愕,紅了眼楮。「你這麼說是什麼意思?電話是我媽打來的,她問我到泰國了沒……」

他明知是誤會她了,看她滿眼委屈,心里也感到不舍,但他高傲的大男人性格就是開不了口向她道歉,于是他什麼也沒說。

而她也拗了起來,干脆什麼話也不說,兩人之間鬧僵了。

就在下了船,他們上岸後,才一瞬間的光景,她就不見人影。

台南外約上門服務援交妹卻要跟長的比我漂亮

台南外約上門服務援交妹卻要跟長的比我漂亮

台南外約上門服務援交妹卻要跟長的比我漂亮

“好無情啊你,學妹!”安佑祈笑盈盈地將魔爪伸向了台北外約小姐,準備在我這裏尋找點溫暖。

李恩哲一掌拍掉安佑祈的魔爪惡狠狠地罵道,“你個死變態,離我女人遠點!”

唉……亂了,亂了,全亂了,這到底是什麽事啊?

為什麽別人談戀愛都是快快樂樂,也許有淚水,卻也是甜蜜的。

台南外約上門服務援交妹卻要跟長的比我漂亮,不管從各方麵都比我強的學長搶高雄外約援交妹呢?難道是我太久沒看電視,所以落伍了?有這可能……原來還有男追男的哦。

“喂,你在想什麽呢?”李恩哲好奇地捏著我的臉問。